陪你度癌關——與癌共存 也可活好每一天


原稿刊載於頭條日報 (Headline) - 2019年10月30日

陪你度癌關——與癌共存 也可活好每一天 Helen YC LAW MediPaper MediPr Cancer Informer Hong Kong 腫瘤學新知

今早睡眼惺忪,收到叔父傳來的Selfie,加上一句:「我今天在機場開工。」

我感動得流下淚來。

我:「保重啊!不要太辛苦。」

叔:「不辛苦,行行企企而已。雖然薪金微薄,只有$600一天,但有工開已感恩,總好過坐在家中無所事事,浪擲光陰。」

曾經無法接受永久造口,認為比死更難受;

曾經每天想着自己命不久矣,焦慮得出現「鬼剃頭」;

曾經做完手術躺在加護病房,虛弱得剩下「半條人命」;

曾經復發再復發再轉移;

曾經細菌入血緊急入院,高燒得不停發抖,連一句完整句子也說不出來;

曾經在治療期間,雙手麻痺得連倒杯水也有困難,摔破了幾隻杯子;雙腳麻痹得要別人扶才可以站起來;

曾經吃不下嚥,一碟碟頭飯分三餐也吃不完;

曾經……

如今,他竟然在機場開工。

缺了右手手掌又怎樣?帶着永久造口又怎樣?癌細胞仍然寄居在盆腔又怎樣?一切都沒有把他打倒。儘管他曾有灰心喪志的時候,那只是過程,相信人人都有軟弱的時候,尤其癌症病人。最重要的是一切都熬過了,他現在活得好好,珍惜每一天,不虛度。

完成12針標靶加化療後,他以為一切都完結了,料不到醫生說:「反應不俗,腫瘤控制得幾好,繼續打針啦!」但他不願餘生都靠針藥過活,也不願承受針藥帶來的副作用。要是毫無質素地過活,他寧可放手一博。

「打針期間,精神委靡,胃口全失,終日有胃氣頂着,或不停打嗝;人怕冷怕得要命,連打開雪櫃也受不了;四肢麻痹,睡不好……這樣活下去有甚麼意思?現在至少我精精神神,能吃能睡能走能幹活;它(腫瘤)不犯我,我不犯它。誰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有多長,這一刻,我當自己康復了!」

(衷心感謝所有曾經幫助過我叔父的醫護人員和朋友們,你們都在他的生命留下痕跡,讓他變得不一樣。)

海倫